楚生看着这群骚猪胡言乱语,又不知道从何解释,要是自己解释不就显得太刻意了吗?要是不解释的话那小白误会了怎么办?
 
    考虑了片刻楚生灵机一动,掏出手机给小白发了一条微信过去。
 
    “这妹子随机双排遇到的,没想到还是一个主播就一起玩了,没其他关系……”
 
    小白正在看楚生直播,忽然收到了一条来自楚生的‘解释’,小白看后依旧是面无表情,随后依照水友们所说在竹子tv输入了楚生的直播间号码,果然页面跳转到一个直播间,入眼就是一个青春靓丽的小姑娘。
 
    如果苏小沐现在旁边的话,那一定会说从小白的眼神中看到了一股杀气,当然小白是肯定会否认的,毕竟傲娇嘛!
 
    重新回到微信又看到楚生的解释,小白打出‘知道了’三个字,但是考虑片刻全都删掉,重新打了一个‘哦’过去。
 
    看到小白有所回应,虽然只是短短一个‘哦’字,但在楚生心里已经自行转化成:好的我知道了,我相信你们两个人没什么,我要睡觉了晚安么么哒。
 
    楚生一瞬间眼神都活络了不少,重焕生机。
 
    呆槑似乎也察觉到气氛有些异常,弹幕她也看了,全都是朝小白状告什么的,看样子这个小白和楚生关系匪浅,难道是她的出现让对方误会了什么?
 
    楚生原本想再和呆槑开一把游戏,结果呆槑以忽然想起明天有事要出门赶忙夹着尾巴溜走了。
 
    而小白在没等来楚生的晚安后,骂了一声木头,也闷头睡觉去了。
 
 第150章:这游戏太难玩了!(3/5)
 
    楚生顿时傻眼了,呆槑说好的再和他打一把的,怎么这就火速下线了?
 
    直播间的水友都快笑疯了,这时候呆槑还敢留着打游戏吗?
 
    正宫娘娘突然查房,把楚生捉女干在床,场面一度十分尴尬。
 
    呆槑虽然不知道小白和楚生的关系,但是当是她已经感觉到直播间的气氛开始尴尬,还是先溜为敬,等明天闲了再瞧瞧问一问楚生。
 
    “哈哈哈,不是很膨胀吗?”
 
    “这下出大事了吧!”
 
    没什么比看到楚生吃瘪更有意思的事情了。
 
    现在一个妹子都没有了,看你楚生拿什么装逼。
 
    楚生摇了摇头,他要开盘,他要搞事!
 
    这群骚猪水友太不安分了,居然对他如此无礼,必须要让他们吃点苦头!
 
    “我已经把车门焊死了,今晚不吃到七个鸡,你们谁也不别想下车。”楚生话已经搁下了,水友们一听背后发寒,这人完全就是个畜生啊,居然还要锁他们一个晚上!
 
    不过这直播间我想来就来想走就走,进入、出去、进入、出去,你楚生能奈我何?
 
    然后楚生直接开了一个让所有人脸色突变的竞猜。
 
    “卧槽,楚生这个比真的没有愧对这个名字,这竞猜真的怕要关我一夜。”
 
    “要疯了我感觉这竞猜有一种魔力,下完注就要跟着看一夜了。”
 
    “不说了,有没有土豪皇帝下个庄?”
 
    一看到楚生的竞猜,所有土豪全都是背后发寒,一个个装作死猪一样默不作声。
 
    这尼玛不仅要竞猜,还要让他们一夜无眠啊!
 
    这波真的过分!
 
    楚生的竞猜很简单,只有一条,就是七鸡的时间是在凌晨四点前还是四点后。
 
    四点,这个时间点很玄妙啊!
 
    正常如果七连鸡,到一点半两点左右就可以打完。
 
    四点这个时间,就有点灵性了啊!
 
    该要怎么投注呢?
 
    一时间所有水友都陷入了深思,按理说这把肯定是投四点之前啊,用脚指头都知道以楚生的实力,毕竟从中午玩到现在,总共就一把没吃鸡,其他的无论多惨都能扭转乾坤。
 
    可是再一想楚生这家伙出这个竞猜必有深意,会不会有什么别的想法?
 
    一时间水友们也犹豫不决,加上你手痒下了注,不得亲眼看着打到几点结束啊?
 
    这就很骚了好吗?
 
    因为没有土豪带节奏,这一波的竞猜赔率差不多就很平均。
 
    一些人想着大舅哥这直播间可不是稳定理财银行,而是坑杀了很多土豪的销金窟,怎么可能会有这么稳健的理财产品,其中肯定有蹊跷。
 
    再说了大舅哥还从来没有单排展现过实力,一切都说不准好吧!
 
    或许没有了美女,楚生这家伙战斗力萎靡不振,一路直接打到明天下午也说不定呢?
 
    楚生这竞猜可没有时间限制,就连土豪们一个个都悄悄隐身,偷偷摸摸的理财,生怕又被人带了节奏,成为楚生直播间的撒币财神。
 
    现在呆槑也走了,没人陪楚生浪,楚生也只好摩拳擦掌准备干干单排,看看自己现在的实力究竟成长到哪一步。
 
    第一把楚生跳P港,和人抢三仓,结果空拳被人用平底锅敲死,落地成盒,卒。
 
    第二把跳L港,没人和他抢,一个城搜下来只搜到了一把S686和十字弩,背着两桶油跑了一千多米,从核电厂开着摩托出来的家伙直接人车分离摔死在他面前,给楚生提供了一辆冒着烟的半血摩托车。
 
    有了摩托车的楚生自然是开始骚起来,满地图的开着摩托车跑,化身追风打胎少年,这一场游戏炸在楚生手上的车胎少说也有几十个,随后楚生直接开着摩托车到安全区中心悄悄躲着。吸收了大量吐槽值,最后决赛圈直接十字弩大屠杀,成功拿到一鸡。
 
    逐渐膨胀了的楚生尝试着跳了一圈机场,结果搜了整整一座C字楼都没有一把枪,抱着一根撬棍被人活活打死。
 
    楚生看着直播间的弹幕,无可奈何道:“机场也是你们叫我跳的,没枪我这也没办法啊……”
车堵门,今天自己也终于自食其果,就问你被堵在防空洞里爽不爽。”
 
    看着水友们的嘲笑,楚生脸都绿了。
 
    卧槽要不要这么狠?这游戏还带情景再现这么溜的吗?
 
    同样的地点,同样的套路,唯一不同的是楚生这一把没有捡到手榴弹。
 
    这种情况还能怎么办?
 
    毒圈刷新,所有医疗用品也全部消耗一空,眼看着血条变红,楚生在地上扔了三个烟雾弹,一路走好。
 
    第五场,跑毒时候遭遇天谴圈,单人模式可没有队友扶楚生,直接被正义制裁。
 
    等这时候大家似乎才发现,大舅哥还是组队模式玩的好啊,不管是几人组队,队友似乎都可以平摊一下他身上的霉运,否则只有一个人的情况下,楚生自己的霉运冲天啊,各种惨状、天火险象环生。
 
    “可以说是很惨了。”